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将复杂兵棋应用于课堂教学

12-30

       维尔茨堡大学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已经有600多年历史 。维尔茨堡大学的学术地位一直处于德国大学的首要位置,在世界上也久负盛名。下文介绍了该校将兵棋应用于课堂教学的情况。

       发动战争无异于烧钱。准备战争亦是如此,除了装备武装力量带来的财政负担,军事训练也是“明码标价”的。尤其是大规模军事演练,其花费更高:弹药、军粮和其他消耗品需要源源不断补充,装备可能因受潮、变脏或者发生故障,需要花钱维护或更换。许多政治决策者因为“囊中羞涩”避免让士兵进行军事演练,这造成士兵无法获得充分的训练。

       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卡尔•万•德科在1835年有些失望地指出,在他八年的指挥生涯中,他都没有开过一枪。地形图在1800年诞生,这让大型军事演练转化到桌面上成为了可能,军官们可以借此机会通过物理机动获得一些指挥经验。1824年普鲁士军队首次引入了 "地图演习”专业工具,即“Kriegsspiele”(德语兵棋)。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兵棋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化军队中,用来训练军事决策者或规划军事行动。目前Kriegsspiele这一术语的英文译法“wargame”(兵棋)的使用更为普遍。就像彼得·波拉指出的,兵棋是对战争的仿真模拟,兵棋中不涉及实际军事行动,兵棋推演的序列会影响对阵员所代表对立方的决策,而他们的决策也会对事件序列产生影响。兵棋除了用作军事决策者的训练工具,还有其他多种用途,包括分析并理解过去和当前冲突。

              兵棋应用于课堂,通常遵循“少即是多”的原则。简单兵棋有许多优势:容易学习,准备工作少,推演时间短。参与人员即使兵棋经验有限,也能参入其中进行连续推演。推演还能为一些比较性分析提供支持。比如,侧重关键资源分配的兵棋,为分析不同资源分配方式的效果提供了机会。

       简单兵棋应用于课堂的优势,也是大型复杂兵棋的不足之处。参与人员需要费时费力地学习兵棋规则,还需要做大量准备工作。推演所需的时间也比较长,这让再次推演成为了奢望。因此有人认为,复杂兵棋应用于课堂的价值较小。菲利普•塞班也曾指出“已经发行的大多数手工和计算机兵棋都非常复杂,推演耗时比较长,直接应用于教学环境不是非常现实。”

       多年来,维尔兹堡大学一直在综合运用简单兵棋和复杂兵棋辅助历史和数字人文学科教学。使用的简单兵棋包括菲利普•塞班“失落之战”系统的简化版以及维尔兹堡大学设计的一款针对古代海军战争的兵棋“diekplous”。这两款兵棋的规则非常简单,在90分钟的课程学习中,学生不仅能够完成实际兵棋推演还能进行事后讨论。

      复杂的模拟包括利用一款后勤规划演练工具和三款兵棋模拟罗马皇帝克劳迪亚斯入侵不列颠的战争。这三款兵棋为一款用于实际登陆的战术兵棋,一款推演接下来行动的战役兵棋,另一款用来推演战役兵棋中所产生战斗的战术兵棋。这些模拟工具相互关联,形成了克劳迪亚斯入侵不列颠课程的核心。

       维尔兹堡大学的兵棋教学经验表明简单兵棋能够有效实现各种教学目的,但是将复杂兵棋应用于课堂也能成为现实。尤其是军事决策者面对“克劳维茨摩擦”难题时,复杂兵棋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虽然克劳塞维茨在拿破仑时代末期提出了摩擦理论,但是该理论中有关偶然事件作用和缺乏情报的假设,无论是在冷兵器时代还是无人机和卫星时代都是真理。

       尽管21世纪的军事决策者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能力是拿破仑时代军官做梦也想不到的,但是对于任何战场或战斗态势来说,“战争迷雾”仍然是一个关键问题。无论在何时,我们都无法准确了解敌人(甚至是自己)的态势。敌人非常隐蔽,我们只能利用非常少的证据来推导其情况。因此要深入分析军事冲突,一般需要在总体考虑摩擦的前提下,专门研究“战争迷雾”问题。从教学经验来看,学生一般无法完全理解摩擦和战争迷雾的重要性。而复杂兵棋是非常有效而且切实可行的教学辅助工具。

上一篇: 美国海军陆战队为构建新型部队推出兵棋推演

下一篇: 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利用军团级兵棋模拟“克劳塞维茨摩擦”和“战争迷雾”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