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分析师贝嘉·瓦塞尔:参与兵棋工作时,太多时候我是唯一的女性

11-11

 贝嘉·瓦塞尔是兰德公司的高级政策分析师。贝嘉的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兵棋推演、国际安全、美国在中东的国防和外交政策等。在下文中她从女性的角度讲述了她的兵棋从业经历。

 同事们正在争论一个模型应该代表一个营还是一个旅时,我打量着手上的绿色士兵模型。将一个模型放到兵棋棋盘上时,我意识到一个事实,这不只是一个塑料模型,关于它代表什么单位的讨论也不是简单的交谈。实际上,我们争论的是是否要沿朝鲜半岛非军事区的边界部属400名或4000名(男性和女性)士兵,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战斗。争论的结果反过来会决定兵棋推演人员,无论他们是穿制服的军人或者是高中女生,思考推演朝鲜与韩国和美国潜在冲突的方式。      

        别人知道我是兵棋人员时,他们或者茫然地看着我,或者热情地问我一些类似于怎么玩“使命召唤”的问题。实际上,国防兵棋推演远远超出了桌面游戏或者计算机模型的范畴。兵棋是模拟战争的分析或教育工具,它为对阵员提供综合体验环境,有助于他们思考不同的危机应对方式,了解这类选择的结果。兵棋推演的目的是让对阵员在没有真实武器和人员的安全环境中作战,以深入了解具体的政策问题。

        作为兵棋设计师和导裁员,我必须创建可靠的环境,讲述引人入胜的故事,确保对阵员(通常为美国军官和政府官员)能够严肃对待兵棋,并相信他们的决策会产生影响。这样他们才能认真推演,推演结果才能体现真实情况。

        拿到一个问题后,我要深入分析了解问题的本质,确定真正重要的细节内容,同时要添加一些色彩增加推演的吸引力。比如,俄罗斯和美国这两个大国可能在爱沙尼亚,或者在更远的叙利亚等周边地区爆发战争。将冲突缩小到一个地理区域可能是解决推演想要了解问题的关键。同时找到与对阵员知识完美匹配的“有效点”也非常重要。因此为军官设计兵棋不同于为没有军事背景的年轻女士设计兵棋。方案太多会拖慢推演速度,这可能造成对阵员没有机会查看决策的最终结果。选择太少则意味着我已经预先确定了推演的结果。             此外其它一些因素也会影响兵棋推演中的方案选择,比如缺乏性别多样性。长期以来,兵棋推演和战争一样,一直是男性主导的领域,女性要进入该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并取得长远发展面临许多障碍和困难。兵棋推演不是通过阅读习得的,它需要通过实践来学习。许多女性(包括我自己)在涉足该领域之前,往往是先从事一些与兵棋有关的边缘工作或者行政工作,然后才是学习兵棋设计和推演方法。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会遇到许多困难。

        我小时候没有像男性同事那样,推演“轴心国&同盟国”兵棋,或者识记美国空军使用的战斗机。这些都让我处于不利地位。我在成年之后才从头开始学习大部分兵棋推演和军事作战知识。而大部分男性同事在童年时代就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这方面的训练。即使是现在,我的职业生涯已经步入第10个年头,我仍然需要不断努力来追赶他们。这种劣势感往往让许多女性失去了加入兵棋推演团队的信心,更别说进入国家安全领域了。女性常感觉她们在这一领域无法发挥实质性作用,也没有晋升路径。

上一篇: 兰德分析师贝嘉·瓦塞尔:女性应该在兵棋推演中占据一席之地

下一篇: 对话兵棋大师菲利普·塞班:红方是兵棋推演的一大优势!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