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与战争:美军1991伊拉克战争兵棋推演中的一些经验教训

11-05

美军首次在战争期间进行大量兵棋推演,需要改进、提高和增加的内容还有很多。兵棋专家詹姆斯·邓肯提出了一些建议,具体如下:

兵棋推演应处于中心位置。要让兵棋推演准确无误,那么兵棋必须尽可能多地反映当前的实际态势。在紧要关头,可以进行预估。但是兵棋中的数据越准确,推演给出的建议也越准确。

兵棋推演应作为参谋行动的一部分。从历史上看,指挥官参谋同时承担着信息收集和分析工作。指挥官在制定最终决策前会听取参谋的专业意见。许多美国参谋官对兵棋推演持怀疑态度。有些感觉受到威胁,担心他们的某些(或全部)工作将被兵棋所取代。虽然一些参谋能正确看待兵棋推演,但他们通常显得笨手笨脚,无法有效利用兵棋。    

        兵棋推演要满足各方需求。兵棋推演要服务于多种“联合体”,还要充分发挥作用,做到有效、可信。 这一“联合体”由不同的军事专业组成,包括步兵、装甲、炮兵、直升机、空军战斗机、轰炸机、油船和其他运输工具、各海军军种、补给单位、维修、医疗、工程兵、特种部队等。

       兵棋推演要保证所有人能从中获得可靠结果,满足各方特定活动需求。军事兵棋一直在尝试实现这一目标,但这样做通常以战斗武器为代价,因此在沙漠行动之前,兵棋推演一直没有走到前线。现在兵棋确实能够满足所有人需求,而且要保持兵棋的生命力,它们必须让所有人满意。

       加快推演速度。CENTCOM费心费力将兵棋推演人员带到战场的主要原因,是知道兵棋推演能够快速给出结果。20世纪80年代开发的新兵棋才实现了这一目的。随着兵棋推演变得越来越快,他们也会更加依赖兵棋推演。到80年代末,指挥官可以通过键盘管理推演,并在显示器前监控局势的发展。

       推演结果要清晰明了。TACWAR兵棋的主要缺点是结果晦涩难懂,推演人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将TACWAR输出的结果转换成指挥官和参谋人员能够理解的内容。一些商用兵棋在这方面处理的比较好,军事兵棋可以进行借鉴得出解决方案。

       构建推演信心。好事(成功)不出门坏事(失败)传千里。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兵棋界花费了大量时间通过成功的兵推工作,赢得了一些高级指挥官的信任。如果CENTCOM指挥官和参谋对兵棋人员的能力不抱有信心,兵棋人员就不会出现在海湾战争前线。               美军海湾地区的兵棋推演总体上是成功的,但是少量用户也因为其不足之处而怀疑兵棋推演的有效性。很多高级军官对兵棋推演在战场上的价值还持怀疑态度。军事兵棋人员必须解决兵棋存在的问题,通过不断的成功增强用户对兵棋推演的信心。

       兵棋推演要中立、客观、可靠。如果兵棋推演人员可信度高,他们可以拥有很多“权力”。 海湾战争兵棋推演经验显示了,指挥官和参谋如何利用兵棋推演结果解决行动分歧。但是,由于军事推演人员来自其他各个专业,因此他们对自己原专业(或被怀疑对原专业)具有更高的忠诚度。

       兵棋推演还不是一个独立的专业。军官们来自数百个军事专业中的一个专业,而在训练过程中兵棋推演只是他们的“第二专业”。最终,他们将回到自己的主要工作中。他们不确定自己的兵棋推演经历是否为推荐信增色。到目前为止,从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兵棋人员因此受到偏爱。

       兵棋推演要灵活、安全、稳定。兵棋推演要保证速度和结果。但是海湾兵棋推演经验表明这还不够。保密人员对高度机密信息在TACWAR计算机上的安全性并不满意。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同时改进兵棋的软件和硬件。

       另外还有稳定性问题。军事兵棋的稳定性比不上商用产品。一般对于军事兵棋,没有专门人员查找漏洞,也没有足够的质量控制流程。如果可以改掉这些旧习惯,这一问题可以得到解决。灵活性是从海湾兵棋推演中获得的经验。兵棋人员通过实战知道了在战斗态势下他们会被要求执行哪些任务。

       大处着眼、长远考虑。兵棋人员必须像指挥官一样思考问题,必须着眼全局。平民兵棋人员不会受这一问题困扰,兵棋对于他们的吸引力之一是操纵棋子或领导电子部队。但是军事兵棋人员的着眼点和落脚点是参谋人员。要充分发挥兵棋的作用,他们不能像文书一样思考问题,而是要像指挥官那样总揽全局,至少要了解指挥官的需求。

上一篇: 兵棋与战争:美军1991伊拉克战争兵棋推演中的一些问题

下一篇: 彼得·波拉:利用兵棋推演培养处理“黑天鹅”事件的能力

产品推荐

Product Recommendation